当前位置:首页 > 惊秫恐怖 > 我被女鬼纠缠的那些年 > 第一章 鬼岭美女

第一章 鬼岭美女

作品:我被女鬼纠缠的那些年 作者:北岸 分类:惊秫恐怖 字数:2625 更新时间:2020-04-18 08:41

我家住的这个片山区原名桂岭,据说数百年前岭内林木众多,是块富地。 后来,人为砍伐严重,坏了风水。再加上大风大雨,将山丘和土丘腐蚀的支离破碎,看起来鬼气阴森,渐渐就被人改称为鬼岭。 一些驴友慕名而来,但是搞不懂这里复杂地势,常被困在里面。 别说他们,就连当地人在雨雾天都很少进岭。 读初一那年,我早起赶着去学校,出家门就看到外面大雾。担心去晚被老师批评,一头钻进山岭中,结果迷了路。 太阳出来不久,雾就被风吹散。 时值二月天,我冷的身体发抖,正在山岭寻路时,看到了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。 树丛后有清澈的天然水池中,有个美女在洗澡。雪白的背脊上沾着湿漉漉水珠,隆起的臀部线条,看得让人眼晕。 乖乖。我恨不得找件大衣裹在身上,可她竟然一丝不挂,不过这也正和我心意。我小心翼翼躲在灌木后,手指扒开条缝隙,继续偷看。 她的皮肤简直比牛奶还白,酮体娇好。湖水并不深,刚没过她膝盖,她弯腰用手捧水,泼到肩膀上。有些地方看不清楚,可我也不敢挪动身子,生怕弄出什么动静。 我口干舌燥,觉得她像是美味的水蜜桃,能尝一口,死也愿意了。 这时,她转过身来。我吓得张大嘴,心一下提到嗓子眼,赶紧缩了缩腿,害怕被她发现。 阳光照着她身上的水珠,亮晶晶的。身体曲线如山峦起伏。我还小,没经过男女之事。即便是偷看也有些含羞,不好意思盯着下面看,只是痴痴的看着她的脸。 这张脸漂亮极了,淡淡的水雾眉,眼尾微微上挑,眼神很妩媚。由其是她的嘴唇,就像是果冻一样,好像伸手一捏,就能捏出水。 呼……想不到山里还有这好地方。 女人洗完澡后,上岸穿好衣服。 这件衣服有些奇怪,样式比较老,是粗布做成的长裙,颜色淡蓝,当年穿的人也极少了。 她扎好两条马尾辫,没注意到有人偷看,脚步轻盈的消失在树林中。 我趴在树丛后,心就像掏空了一样,满脑子里满是她的身影,无精打采的离开。 来到学校后,老师并未批评我。因为雾里迟到的人并不少。 到了周末,我又找到机会溜出门,寻路找到那处水池!只可惜美女不在,我趟水走到对面,来到美女消失的大树后,却并没有发现道路,前面都是腐朽的落叶,被雨水浸泡过,踩上去像是是踩了屎,黏糊糊的直没脚踝。 我想不通,那美女姐姐是从哪过来的。 接下来,我有机会就会去那处水池,有时一坐就是整整一天。可惜再没见过她。 久而久之,我去的少了,也就淡忘了。 大二那年,我交往第一个女友。宾馆里,我激动解开她衣服时,发现她竟然变了模样。 相貌很精致,正是我脑子里久久忘不掉的洗澡美女。 她站起来,主动褪掉衣服,冲我勾勾手,笑道:“来啊,你不是一直在想我么?” 我瞬间觉得头皮炸了,浑身毛孔不寒而栗,撞开门,跌跌撞撞跑出旅馆,没敢再联系初恋女友。 后面又交往几个女友,也许我有桃花运,却没有桃花命!每次要和女友一起睡觉时,都会发生古怪的事情。 事情传到宿舍后,舍友嘲笑我,说:“吴灿,你跟老婆的闺蜜不是刚一块睡了,怎么转头就分手了。我听说,你不行?” 我心里正生气,骂道:“滚,把你老婆送来,我让你见识见识行不行!” 舍友怂了,不敢跟我吵,可从那后,不少人在背后说我坏话。不知怎么回事,我不行的消息流传到村里,大学刚毕业,父母就让我相亲结婚。 山村里大学生很少,我们家条件并不好。也就沾了自己大学生身份的光,前来说媒的人不算少。可总是交往不成。 父母眼看着我年龄越来越大,更是着急, 半个月过去,邻村老董给我介绍一个女孩,说家境不错,人也漂亮。母亲让我抓住这次机会。 双方约定四点在村东头一棵树大红柳树下见面。 我一个人在那,直等到四点半,才见老董骑着大梁自行车跑来,满脸歉意的说:“你多等等,她临时有事,晚点肯定过来。”说完,就走了。 结果,我傻傻等到晚上七点。觉着人肯定来不了,这时回家也没饭吃了,就到村里小饭店买了酒菜。 两杯酒下肚,身子正热乎。我看到有女孩走来,她直坐我对面,说:“吴灿,我是小雅。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 我闻到她身上有迷人的香味,丢下酒,抬头一看。 小雅扎着双马尾辫,漂亮的水雾眉,果冻般的嘴唇,漂亮的让人心动。 “你怎么能吃这么糟糕的东西呢?”小雅甜甜的笑着,说:“走吧,我请你吃点好吃的。” 我不知怎地,没有拒绝。 离开饭店后,小雅带着我朝山上走。 路上,鬼石妖松,毛月亮悬在半山腰。 翻过山头,走了不知多远,我两腿像灌了铅,很疲惫。可小雅的脚步竟然和刚开始一样轻盈。 当时我也没细想,一个女孩的体力为什么会比我好这么多。 很快,我们来到一座砖瓦房前。砖瓦房内的灯亮着,很奇怪……走来时并未发现前面有灯火,难道是我累晕了。 小雅打开门,冲我招招手,说:“来吧,我请你吃好吃的。” 走入屋中,房间内极其宽敞,屋子里还有几个年轻女孩笑盈盈交谈着,现在分明是深秋,她们却只穿着薄裙,露出香肩和美腿,白花花的,很诱人。 小雅跟她们打了个招呼,带我到厨房走去。 不知道为什么,几个女孩盯着我咯咯直笑,一个大眼睛女孩用舌头舔嘴唇时,舌尖竟然够到了下巴。 厨房竟然比我家客厅还要大,装修的高档精致,桌上茶器茗盏,放着都是我喜欢吃的。 走了一路,我饿得很,抓起精美的食物就往嘴里塞,奇怪的是水果和蛋糕都是一种味,湿湿的、黏黏的,略带点腥。我吃了两口就丢下不吃了,越想越古怪。 “你还记得我么?”小雅笑着走过来,不知什么时候,她换上了粗布长裙,淡蓝色的…… 我猛然意识到,小雅正是我偷看的那位洗澡美女。这么些年过去,她还是同样年轻,同样漂亮。 这…… 这怎么可能? 如果说相通样貌也就算了,更何况,这件衣服的材质和款式,都是一模一样的! 绝对不会错! 我觉得有股难言的惊惶将我禁锢住,无边的惧怕从皮肤渗到骨头缝里! “你喜欢我么?想不想一直跟我在一起?”小雅痴痴看着我,问道。 我哪还敢跟她在一起,转身跑出厨房,膝盖撞在桌子棱上,疼的骨头都酥了,脚下也不敢稍有停顿。 大厅内,大眼睛女孩拦住我,问我想去哪?我用力撞开她。结果,她身子像是陶瓷做的,一撞就碎了。脸上带着几道裂痕,却还冲着我咯咯直笑。 “别走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小雅的呼喊声在耳后传来。 我一脚踹开门,连滚带爬的跑出去,耳后听到大树折断、房屋倒塌的声音传来,我不敢回头看,只是拼了命的往前跑。 不知跑出多远,我浑身冒汗,实在走不动。依稀间,听到有人喊我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