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惊秫恐怖 > 魂匠 > 第三百零一章 谜团

第三百零一章 谜团

作品:魂匠 作者:谦谦君子 分类:惊秫恐怖 字数:3266 更新时间:2020-05-05 18:57

虽然现在的矛头统统指向我,对我不利,一时之间竟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,但我脑中灵光一闪,急中生智,从刚才吸血鬼和美杜莎的话中得到了一点提示……

“你的分析确实精彩。”我先由衷地赞了一句,随后语气急转直下,“但还没有到滴水不漏的地步,也就是说,不能凭刚才你们的一番话就证明我是凶手!”

“哼,真的假的,莫不是你还想狡辩?”吸血鬼嘲讽地说道,显然,这时候他已经完全不信任我了。

尖叫鬼脸却显得比较镇定,或者说冷静。

“哦?愿闻其详。事实上我也想把事情弄清楚,多杀掉一个好人,不但会凭空折损一份力量,而且还不能排除隐患。但如果……”

尖叫鬼脸顿了顿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如果你的辩解没有说服力,我向你保证,你会死在你自己的枪下!”

我撇了撇嘴,其实我已经很幸运了,尖叫鬼脸作为目前团队的领导者,至少还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野蛮人。

“事实上,我是从刚才吸血鬼和美杜莎的话中得到的提示。吸血鬼说的没错,如果一个人不具备杀人的心理素质,就算他成功得手,杀掉了贞子,那么事后的心理也会出现巨大波动,这时候往往和他说几句话就能判断其到底是不是凶手,这也是我当警察的一点经验,第一次杀人和过失杀人几乎差不多,杀人者的心理将遭受巨大冲击,这时候给予一点点刺激就会令他暴露出来。”

“吸血鬼由此得出结论,我作为警察,确实是见过不少凶手,尸体,心理素质也日积月累地磨练了出来,但说我是凶手,却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可能是凶手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美杜莎问道。

有时候我真是佩服自己,这时候兴许是为了表现得更轻松,我竟然笑了一下。

“说我是凶手的前提,也就是你们都是寻常百姓,从事的职业没有和‘杀人’,‘尸体’等等要素打过交道。这么一说,明面上来看,除了我之外,猪头脸也有嫌疑。当然,我并不想把话题抛向他。我刚才说了,吸血鬼怀疑我的前提是建立在大家都是普通平民的情况下,换句话说……”

“吸血鬼的推论是建立在所有人都没有撒谎的情况之下!”

“啊……”美杜莎惊呼一声:“好像……你说的还有几分道理耶。”

我点头稍微示意了一下,然后继续说道:“之前在饭桌上,尖叫鬼脸问过我们大家的职业,所有人的回答表面上看不出什么问题,现在验证起来也比较麻烦。但是倘若真的有人撒谎呢?你们还记得咱们之前的一个推论吧?”

“什么推论?”从面具眼部的洞中看去,老巫婆似乎眯起了眼睛,再配合着她的面容,显得很是恐怖阴冷。

我逐字逐句地说:“我们曾分析道,为什么主办方不让我们摘下脸上的面具,他究竟是在怕什么,还是想要做什么?现在看来,贞子明显属于他杀,再结合着他的尸体来看,我有理由怀疑,在我们几个人之中藏着一个深藏不露的杀人犯!”

“杀……杀人犯?”小丑听后浑身打了一个机灵,惶恐地看着站在他周围的人。

“没错,就是杀人犯!”我着重强调了一下,然后道:“我说杀人犯深藏不露是因为他(她)至今没有露出什么破绽,但他却掌握着熟练的杀人技巧,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!目前通过刚刚大家的谈话来看,还真不能得出谁就是那个杀人犯的结论。”

尖叫鬼脸思索了片刻说道:“你是说,这个杀人犯谎报了自己的职业,然后混迹在我们当中?”

“嗯,应该是这样没错。”我继续说道:“而且我推测主办方一定早就知道他的身份,并且在杀人犯隔间的储物箱中,准备了特别的任务和道具,比如那把杀死贞子的凶器——匕首。”

“天呐,这实在是太恐怖了。”美杜莎俨然已经六神无主,她惊慌地说道:“我们大家同样都是游戏的参与者,现在倒好,不但不能齐心协力,一致对外,反而还要处处提防身边的人呢!不但游戏关卡中的陷阱会让人死亡,还要时时刻刻面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!”

“同一条船上?”我冷笑了一声,道:“从第二关游戏开始,这情势似乎就已经变了!”

猪头脸接过话茬说道:“我想,应该是主办方特别给了杀人犯一个机会,让他能够逃出生天,但这也是有代价的,那就是杀人,杀害同为游戏参与者的其他选手!”

“这,还真是糟糕啊。”尖叫鬼脸显然有点失落,可我又不得不再打击他一下。

“还有更加糟糕的呢,现在,你们真的就放松警惕了吗?我们可以推测出,主办方需要杀人犯来杀人,但谁知道杀人犯到底要杀几个人?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杀人犯还可能继续做案吗!”小丑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,他和美杜莎的年龄差不多大,虽然现在处于无业状态,但以后也能正常地找一个工作,至少不用面对现在这些……

“是啊,目前还不清楚,主办方许诺给杀人犯的福利到底是什么,但只要他还存在于我们身边,我们就万万不能放松警惕,不然的话……”

“真的会像他一样,会死的哦……”我指着贞子的尸体说道,此时他的眼睛还在睁着,在这种气氛下又平添了几分恐怖。

“呜哇……”美杜莎吐出了一点秽物,眼中含着泪说道:“不行了,我快受不了了啊!”

猪头脸冷峻地说道:“受不了也得忍着!游戏还要继续,我们也不能多在此停留,难道你想脱离大队伍,一个人留在这儿?”

美杜莎只是一想就摇了摇头说:“不要……我不要!”

“哼,不想死就给我好好活下去,别把自己的脆弱展现出来!”尖叫鬼脸训了一句,然后看向我说道:“你说的话固然也有道理,但还是不能完全洗清自己的嫌疑。我会好好监视你,只要你一有什么异动,我立马开枪崩了你!”

“哼,这没问题。”我平静地回复了一句,却是彻底地放下心来,这尖叫鬼脸虽然脾气臭一点儿,喜欢使唤人,但却还没到那种专断独行的地步,也算是个冷静的人,这,也就够了。

“不过,还真是可惜啊。”重度烧伤人说道:“希望明明就在眼前,可是刚刚瞬间就化为乌有。牛头人,我希望真的如你所说,但愿你没有隐瞒那个可以结束游戏的特殊方式。”

“嗯,那是自然。”我也只好如此回复,看的出来,所有人都对刚才整合出的那句话很是在意,虽然表面上不提,但心里已经把我恨透了吧……

继而,尖叫鬼脸缓缓把枪放下,猪头脸也把枪收回枪套,吸血鬼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我轻吐了口气,至此,自己的危机暂时性解除。

“我们走吧,耽搁的时间已经太久了,接下来动作都给我麻利一点儿!”尖叫鬼脸吼了一句,不过此刻没有人敢不听,更没人敢顶撞他,每个人都处在一种如履薄冰的状态。

“喂,温大哥?”犹豫自己的嫌疑没有解除,我和猪头脸便走在最前面,这时候我便隐晦地戳了他一下,迫不及待地想问他一个问题。

“嗯,怎么了?”

“你说,为什么只有我的储物箱内没有特别信息,主办方真的想诬陷我?”

“呵呵……”猪头脸淡然地笑了几声,然后说:“其实,我的储物箱内也没有主办方给予的特别信息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此刻我大吃一惊,但碍于后面的人虎视眈眈,也不敢做出太大动作,只能连忙小声问道:“那你刚才在大家面前……”

“嗨,邢林啊,你也不笨,应该能想出来吧?”猪头脸引导着说。

经猪头脸这么一说,我的脑袋瞬间灵光不少,当下把温玉展的所作所为也猜了个大概。

“你所说的特别信息——这个,应该是随口编的吧?因为你早就爱看穿了救赎堂想要分化这个小团体的计谋,所以才及时做出了应对策略。至于‘这个’,仅仅是个可有可无的词,多了它少了它,句子都不会缺失成分。”

猪头脸略微点了点头,说:“刚才我可不是没提示你,随便编一个糊弄一下就过去了。”

我耸了耸肩道:“哪里有这么简单,你说完之后,句子中就只缺失最关键的部分,这你让我怎么编?”

“哎,确实很难办。”猪头脸说道:“不过你真应该在心里默谢尖叫鬼脸了,估计要是重度烧伤人,说不定真就把你一枪毙了!”

我撇了撇嘴,不可置否。

贞子被队伍中的某个人杀死,这件事情一发生,余下的八个人便产生了略微微妙的变化,尽管还不是很明显,但所有人都不复最开始时的团结一心,反而有所保守,就算对尖叫鬼脸也是如此,毕竟他也没有完全排除凶手的嫌疑,至于牛头人,也就是我来说就更不用提了。
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在也没遇到过救赎堂的人,这个案子也不了了之,成为一个谜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