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奇幻 > 逆天刀皇 > 第五百一十章 药材

第五百一十章 药材

作品:逆天刀皇 作者:禅语心安 分类:玄幻奇幻 字数:3278 更新时间:2020-04-18 03:08

 可惜这种样子,对于秦正阳和葬心大小姐来说,就未免有些太小儿科了,比他们更凶更厉害的对手都曾见过,所以两个人看起来像是无动于衷的样子,让那叫嚣的手下以为他们都怕了自己。

那家伙立刻就开始洋洋得意起来,觉得他自己在众人面前露了脸,并要借此良机,在王大少爷的面前多多表现,兴许以后会把他提升为贴身护卫,那时候在府里的地位可就是相当厉害了。

所以这家伙就恬不知耻的伸出了他的爪子,想要将葬心大小姐与秦正阳分开,他也曾经听过一些传言,说是王少爷比较喜欢有个性的女人,明显眼前这个女的就很适合,只要把他给搞定了之后,晚上送上了少爷的床,想要不飞黄腾达恐怕都难了。

“你这一对狗男女,我怀疑你们身上藏有一些违禁的物品,所以立刻给我分开,让我亲自检查一下,千万不要想轻举妄动,那么做对你们没有任何的好处。”

似乎看到了秦正阳皱起眉头的表情,这家伙立刻十分谨慎的警告着,他根本也没有要害怕的意思,毕竟秦正阳这边只是他一个人而已,他的身后却站着王大少爷和一帮手下。

“哈哈,小姐,你看,这家伙还人模狗样的,居然还想对咱们两个搜身,我看他应该是吃错药了。不过今天咱们的心情还算不错,念在这是一个意外的情况,那也就别追究他们的责任了。”

尽管有些反感这家伙的狐假虎威,但说实话,他已经跟那姓王的家伙纠缠得有些累了,反正大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,可偏偏有些人就是故意找事。

“你这小白脸说什么呢?别以为我可没听见,想这么容易就逃走,把我家少爷当成什么了,告诉你今天若是不让我家少爷满意了,你就别想离开这个地方半步。”

但这家伙十分嚣张的岔起了腰,可在下一秒的时候,他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因为他的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对无痕刀给割了下来,他再想开口的时候,也只能往外喷着血。

等到这家伙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顿时眼泪就夺眶而出,不断的想从嘴里把他的舌头给重新拉出来,可惜现在他的那条舌头,已经落到了秦正阳的手中。

“大小姐,我似乎听人说过,这附近有一个人很会做菜的样子,据说最拿手的一道菜就是香煎舌头,但这人有一个非常让人不爽的要求,想要品尝他所做的菜,就必须自带食材过去,你说我这手上的舌头,能不能过关呢?”

秦正阳慢条斯理的用手摆弄着那条舌头,说话的语气听起来也是有几分认真的样子,谁知葬心大小姐却是嫌弃的转回了头。

“这种脏东西你也用手摆弄来摆弄去的,搞的手上都是臭烘烘的味道,除非那人是傻子,才会用你这东西做菜,快扔了吧!”

这时那被割掉舌头的家伙瞪起了双眼,看着秦正阳手上的东西,猛然间发觉,似乎跟他的舌头太相像了,就想扑过去抢回来。

可不想秦正阳这时候竟然从善如流,听到了葬心大小姐的要求之后,随手就向旁边一扔,要不然怎么说这事情就是凑巧呢,那条舌头刚落地,一条野狗就从街尾窜了上来。

所有有人当时都愣了一下,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去赶跑那畜生的时候,野狗已经叼着那条舌头跑远了,那没了舌头的家伙,哭嚎着在后面追赶。

“大小姐,这次恐怕你猜错了,舌头应该挺好吃的样子,你看那条狗都那么喜欢,真是可惜了。”

秦正阳摆出一副失望已极的样子,就像真的丢掉了什么宝贵的东西,可一转头,葬心大小姐就给他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。

“可惜个什么啊!你既然那么喜欢那家伙的舌头,不会再找一条吗?那家伙恐怕也就是平时嘴比较贱,才把舌头养得那么好吃,现在面前不有这么多人了吗?应该总能找个一条两条的!”

葬心大小姐这一笑,顿时把看过来的那些目光,给吓得缩了回去,然后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舌头,看看是否还尚在。

“姓秦的,难道你真的想继续与我们为敌吗?这次可不是我故意找你的麻烦,你刚才那么羞辱我的手下,我可都没有说话,现在你继续侮辱我们这群人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,王东还能够忍气吞声的话,现在他就不得不出面表态一下了,毕竟这可是在他的面前羞辱他的手下,若是还装聋作哑的话,怕是会寒了手下的心。

不然他这么一站出来之后,下面的那些手下都是纷纷围在了他的身旁,尽管王东自己也知道这些人挡不住秦正阳,但也是聊胜于无,断后的时候当个炮灰还是没问题的。

而且他这一次,也并非是毫无准备,自从连续被秦正阳打击的之后,他已经四处托人找了许多的关系,最后成功的找到了一位叫做张玄机的刀修,这人的本事,他虽然本人并没有见过,但在他们那个圈子里面,却是响当当的人物。

而他也借着自己亲爹的名头,这位著名的刀修请回了家作为贴身护卫,不过很可惜,他这一次并没有把人带出来,再怎么说,人家的身份也在那里摆着,不能像是这些狗腿子一样,时时刻刻都跟在他一个纨绔的身旁。

“哈哈,王少爷,最近还真的是有长进了,说实话,此事跟你们没有多大关系,你就不要再来趟什么浑水,这是我给你的劝告。不过,我这马车可的的确确被你们给撞坏了,大少爷是不是负责把这钱帮我赔了,相信你也不差这点钱吧。”

秦正阳看了一眼那个强忍着恐惧之心,站在众多乌合之众面前的王东,并没有过于刺激对方,而是指提出了一个看起来相当合理的要求。

只是就算如此,也是让王东身后的那些狗腿子,顿时恼怒非常,就好像这样让他们吃了多大的亏。

“大少爷绝对不能答应这家伙的可恶条件,这根本就是没咱们王家放在眼中,兄弟们一定要给他点颜色尝尝。”

这些一点都不怕事大的狗腿子们,一个劲儿的叫嚣,听得王东那是一个心惊胆战,很怕秦正阳突然变卦,杀过来狠狠的收拾他们一顿,但他又不能无视手下人的要求。

总算最后他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用手把那些蠢蠢欲动的手下拦了下来,呵呵冷笑了一声,悄悄的对他们说道。

“先别急着对付那家伙,就先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,等到这对狗男放松了警惕之后,咱们再多找一些人狠狠的收拾他们一顿,岂不是比现在更值得。”

“而且,现在是光天化日之下,如果让巡城队的那些家伙遇到,恐怕又是会产生一些麻烦,就不如放了他们,一会儿你们派几个人偷偷跟着,相信他们也没办法逃走。”

还别说,这王东的一番话,还真的挺合这些家伙的胃口,那些家伙也不想真刀真枪的干,最喜欢的就是在暗处打别人的闷棍,所以都是毫无异议。

“没问题,本少爷还是挺大度的,你那马车钱我就带你给付了,不过下次坐马车,一定要小心一些,恐怕你也没办法再遇到我这么慷慨的人了。”

虽然对方的话有点不中听,秦正阳刚想要教训他两下,王东就非常有自知之明,一挥手带着他的一干人转回头就走掉了,旁边的葬心大小姐也是拉了他一把,还没让他冲动的追上去。

“看来接下去的路,能靠咱们两个的双腿走了,怎么样,你还应该有力气吧?要不然的话把那些药材让给我来背,不过到时候卖的钱可就都要进本小姐的口袋,你可就不要后悔了。”

葬心大小姐见秦正阳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样子,连忙到马车的废墟那里翻找了一下,将那大包药材提在了手上,笑呵呵的说着。

“随便啊,反正这些钱换来的都是咱们两个的路费,如果想要乱花的话,大不了咱们就在玩走上几天。”

秦正阳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如此一来,让葬心大小姐感到一阵的无趣,这种脏活累活,自然是换给了秦正阳。

没用上多少的时间,秦正阳就找到了约定好的地点,那地方是个酒馆,此刻的时间似乎还尚早,所以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客人,酒馆的老板正在柜台后面不断的擦拭着杯子,直到迎着阳光能够反射出耀眼的光芒,才算是他最满意的程度。

“两位客人来得似乎是有点早了,我这小店还没有营业呢,或许你们在附近吃点早点之后,再到我这里也不迟。”

尽管对方没有一开口就赶人,但这话已经是明摆着了,可秦正阳也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提了提手上的那包药材,然后将其放在一张桌子上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