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奇幻 > 逆天刀皇 > 第五百零九章 嚣张

第五百零九章 嚣张

作品:逆天刀皇 作者:禅语心安 分类:玄幻奇幻 字数:3311 更新时间:2020-04-18 03:08

“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就是这么一个狠心的女人吗?这次恐怕你就猜错了,虽然我是首先知道的,确切是如何做的我是交给了你那便宜徒弟,就算是要去找草菅人命的凶手,恐怕也算不到本大小姐的头上吧。”

葬心大小姐那一脸埋怨的表情,真的是让秦正阳有些心情七上八下的,好在他马上就识破了对方是故意装作生气,两个人最后也是憋不住彼此相对哈哈一笑。

“白辰那小子鬼主意也还真是挺多的,居然能够想到把那几个人抓回去当苦力,看样子是他小子想偷懒吧。不过,这样的话也不错,就当做是废物利用。”

秦正阳最后还是很满意这个结果的,尽管他不害怕什么流言蜚语,但如果亲自解决掉了那几个家伙的话,很有可能和那些好不容易融洽相处的难民出现一些隔阂。

再怎么来说那些人都是和难民相处了许久的时间,而秦正阳和葬心大小姐是属于外人,开始的时候大家一定是跟着同仇敌忾的,接下来也许会有人对那些人产生同情,现在就是给对方一个小惩大诫的结局。

但至于今后过一段时间到底会是什么样,恐怕这些难民也会渐渐的淡忘掉,到那时候那几个家伙的生死,恐怕也就没人惦记了,很明显这就是这道题的完美解答方式。

两个人虽然只离开了很短的时间,可葬心大小姐就像是有说不完的话,始终黏着秦正阳,他的心中也有些愧疚,只能强撑着身上的倦意,陪着她聊了一晚。

大概是最后也醒悟了,总算想起来,这一次秦正阳卖了这么大的力气,绝对不是什么一件轻松的事情,我主动要求给她按摩松松肩膀,一开始秦正阳极力拒绝,可大小姐想要做的事情谁都拦不下来。

葬心大小姐的手法非常的轻柔,就像是猫抓才在脸上那般,只是很短的时间秦正阳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。

到了此刻才发现,原来葬心大小姐最后也是累了,竟然睡在了他的怀里,他这么稍稍一动,大小姐就紧张的醒了过来,脸上略微显得有些尴尬。

“真是抱歉,昨天实在是有点累了,不小心就睡着了。”

秦正阳十分诚恳的道着歉,企图用这话来化解其中的尴尬,还好人家葬心大小姐是江湖儿女,不在乎这种小节。

“没什么,看你睡得挺香的,我就没有叫醒你,继续给你按了会儿,谁知这睡意也是好像能够传染的,最后竟然我也睡着了。”

葬心大小姐微微一笑,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上,然后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对秦正阳说道。

“上次你的那个便宜处理过来之后,带来了不少药材,据说那些东西好像是你专门要的,也不晓得你要怎么处理,我就随便丢在走廊那边了,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?”

大小姐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,晓得自己这么干对不对?万一那些药材对秦正阳来说很重要,被她给搞砸了的话,很有可能让他们的形势变得很被动。

“原来是这东西啊,没有关系的,那些药材都是一些普通货,是准备转手卖给那些货商的,就算是受潮一点也不会低上多少价钱。”

秦正阳毫不在乎的挥了挥手,事实上心里面也有些担忧,可他还是不敢在葬心大小姐面前表露出来,怕因为这种小事而闹得双方不愉快。

“正好现在时间不早了,不如带上那东西到城里先出手的好,早一点把钱拿到手就放心了。”

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秦正阳立刻带上了葬心,把那些药材取了出来,还好,那白辰比较明白这里面东西,稍稍作了一些防潮的处理,不然的话,这一次恐怕真的少赚不少。

平时两个人也就是用双腿走路,在城里面乱逛一下而已,但这一次手上却是带着货,秦正阳就在附近雇佣了一辆马车作为代脚的工具。

那车马行的规矩还是很多的,让一般的人来雇佣马车的话,一定是许多的手续要办,而且要出不少的押金,只不过秦正阳他们两个的身份有点特殊,他们住的房子可是城主曾经留给自己的,车马行的老板自然是不敢得罪了。

到最后只收了一个基本的费用,连押金都不需付,还特别给他们派了一个马夫,这服务简直是都快到家了,乐呵呵的坐上了这辆还算豪华的马车,顺便欣赏一下沿途的城内风景。

说实话,这坐在马车上所看到的东西,和用两只脚看到的绝对是两种感觉,几乎这一路,将城内的人们的人生百态都看到了眼中。

似乎在这城中,很少有人能够用得起马车的,所以他们的马车向前行的时候,有一些行人立刻就让出了道路,然后露出十分羡慕的表情。

秦正阳在看了几眼之后,就对外面的东西没多大兴趣了,此刻,他正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,身体随着车厢的摆动,可在这时候他突然感应到了什么,猛然间睁开了双眼。

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,是因为他感觉这马车好像有些不对头,原本都是四平八稳的在往前走着,而现在却是感觉像是车轮子上裹了一层什么东西。

当然,这只不过是他的感觉,他想瞧瞧旁边的葬心大小姐是否也察觉到了,可惜人家一直在欣赏沿路的风光,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妥。

难道是自己太紧张了?

秦正阳的心中这样想着,本是打算放弃追查的,最后还是不死心的向马车外看了一眼,忽然他发现在一个路边上,有一个穿着古怪的家伙,正坐在一只木凳上面摆着十分古怪的手势,然后一直对准了马车的方向。

碰到这样的情况之后,秦正阳的双眼立刻就眯成了一条直线,看样子的确是有人在捣鬼,那个古怪的家伙,如果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在使用一种奇特的刀诀,这种刀角色似乎有种牵引的功能,竟然能够默默的改变马车的行进路线。

就在秦正阳想把这个惊人的发现,告诉葬心大小姐的时候,突然他们两个人都同时听到了一声骏马嘶嚎的声音,然后就见原本一片祥和的界面上,到处都是惊呼之声。

“不好了,那人的马受惊了,大家快闪开!”

这人的喊叫声还算是相当的及时,起码把那些在街头上玩耍的小孩给救了回来,但对于迎面而来的另一辆马车,尽管车夫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紧急,可也对现在的情况无能为力,他只有下得双脚无力的跳到了一旁,毕竟不能为了那几个工钱,就把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这里。

或许在其他人看来,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灾祸降临了,那马车里面的客人,很有可能就会因此丧命,可就在大家都十分不看好的情况之下,那马车的车厢突然被人用力的一拍,顿时就散了架,然后其中跳出来了两个人。

秦正阳抱着葬心大小姐落地的时候,额头上也是出了一层的冷汗,如果不是刚才他的当机立断,怕是两个人这次受伤不会轻了。

他顿时就想起了这次事故的罪魁祸首,有可能就是在旁边使用卑鄙手段的那个古怪家伙,可当他转回头再上那个地方找寻的时候,却是发现那家伙早就已经逃得无影无踪。

“该死,居然那家伙给逃了。”

秦正阳愤恨无比的跺了跺脚,但他也没有继续生气,因为他的脑海当中还有关于那家伙的画面,要再次遇到的话,秦正阳绝对不会再让其在眼皮子底下逃走。

“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,你瞧对面那马车的主人是谁?”

正在秦正阳琢磨如何要把那家伙给揪出来的时候,葬心大小姐突然会心一笑,用手臂碰了碰秦正阳,他抬头向那边一看,这事情还真是太巧了,那马车居然是王东的。

也不知道两个人的八字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合,居然出门也能够撞在一起,明显对面怒气冲冲的王大少爷带着他的那些手下,就是准备找人来出气的,忽然看到秦正阳两个人的样子却是愣住了。

见到秦正阳之后,这位王大少爷就有点儿打退堂鼓,毕竟这已经是好几次败在人家手上了,对方是什么样的手段他一清二楚,招惹这样的对手绝对没有好下场。

不过很明显,他新带来的这些手下们,并不晓得秦正阳是哪路的毛神,之前那些,王大少爷带在身边的,早就被他给打发走掉了,毕竟他这位大少爷被秦正阳收拾的那么惨,一看到这些熟悉的人,就让他想到那一幕。

“我说那对狗男女,赶快过来磕头,给我家少爷赔礼道歉,忘了我们的马车,难道你就想逃走了吗?”

一个楞头青的手下立刻就踏前一步,将两个人前进的道路给挡住了,那横眉立目的凶样,还真的能够吓到几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