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惊秫恐怖 > 绝密档案2:猎魔师 > 第二百四十六章 终:回头路

第二百四十六章 终:回头路

作品:绝密档案2:猎魔师 作者:百里安 分类:惊秫恐怖 字数:2241 更新时间:2020-04-18 18:34

“咦,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?那个后生公安呢?”,放羊老汉正急促的赶着羊往校场的方向走,却突然碰见了捂着肚子,垂头丧气的谭子彰。

谭子彰闻言,抬起头来,看了老汉一眼,不禁皱起了眉头:“哪个后生?”

老汉马上就回答道:“就是那个戴着眼镜,看起来像是女娃娃秀气的后生”

谭子彰嘟囔了一句:“戴着眼镜?很秀气?”

想到这里,谭子彰大惊:“郑哲玥!”

谭子彰突然上前:“老人家,你说郑哲玥怎么了?”

放羊老汉指着校场的方向:“你让我回去的时候,我碰上那个公安后生了,他就问我你去哪里了,我就简单的说了一下,那后生不问青红皂白,撒腿就赶过去了”

“我往回走的时候,越想越不对劲,那个后生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,他估计是放心不下你,而且那个地方也确是惊险,又是我带你们过去的,我也放心不下,就特意过来看看”

谭子彰睁大了眼睛:“什么?老人家,你的意思是,郑哲玥去了校场?”

放羊老汉一脸的忧色:“看那个后生的样子,应该是的”

老汉刚将话说完,谭子彰马上就转身,急匆匆的往校场赶回去。

刚走了两步,谭子彰脚下一滑,一下子就跌在了地上,顺着一个缓坡滚了下去。放羊老汉见状,赶紧扔下鞭子,三步并两步冲下了缓坡,将谭子彰扶了起来。

此时的谭子彰,已经满身灰尘,半边脸沾着黄土,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,将黄土打湿了一些,看起来很是滑稽。

老汉扶着谭子彰:“你先跟我回去,我们回村里报警,到时候让赶梁带着人过来!”

谭子彰摆摆手:“老人家,来不及了,你听我说,我先赶过去,你往回村的路上走,应该能碰到警察,到时候,你找一个叫成材的警察,让他带人过来!”

“另外这件事不要声张!”

老汉一口回绝:“不行!你看你都成甚样子了,还要去!你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多么的凶恶!不行!”

谭子彰抹了抹脸上的黄土:“老人家,这样来不及的!等到我们带人过去的时候,郑哲玥就已经出事了!”

“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,去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!到时候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赶梁还不找我麻烦?”

“老人家,你听我说,我自然有办法,你不用担心我!你快去找警察!我们在这里争执没有任何的意义!老人家!就算是我求求你了!去吧!”

说完,谭子彰一把推开老人,自己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去。

老汉朝着谭子彰挪了两步,想追上去,最后却又止住了脚步。他一跺脚,叹了一口气:“唉!这现在的后生,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犟?听不进去话!”

说完,老汉也不敢耽搁,急忙又赶着羊群,往村子的方向赶。

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,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,等到谭子彰到山崖上的时候,已经是精疲力竭了,双腿已经发软了。

他知道,以自己现在的情况,想要走下去,实在是太危险了,如果自己的一个不小心,跌倒在地上,马上就会顺着这个陡坡滚下去。

那个时候,后果将不堪设想!自己不但救不了郑哲玥,甚至连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!

想到这里,谭子彰慢慢的跪了下来,而后趴在地上,手脚并用的,慢慢的沿着“人”字路线往下爬。

虽然爬行的样子很不雅观,但是这却是他目前情况下,最好,最稳妥的选择。

等到谭子彰爬下去的时候,他的衣服已经被磨破了好几处,指甲缝,嘴角,眼角,耳洞里面,全部都是黄土。

谭子彰颤抖着手去摸自己的水壶,晃了晃,里面却什么响声都没有。

谭子彰无力的将手松开,水壶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。

他在地上缓了一会儿,而后慢慢的爬了起来。

谭子彰捂着肚子,慢慢的往校场里面挪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当他踏进校场的那一瞬间,一股寒气顺着自己踏进去的脚,直接冲进了谭子彰的身体,并且一路冲到了他的脑门。

谭子彰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身上的汗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。

而此时,谭子彰突然就看到了,原本平整的校场,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塌陷出了一个大洞!

这个洞直径大概一米半,呈现出一个很规整的圆形,而且里面黑洞洞的,看不清楚情况。

谭子彰将另外一只脚也踩了进去,寒气瞬间顺着那只脚冲进了身体,原来的寒意,一下子增加到了两倍,谭子彰浑身直哆嗦。

他站在原地稍微适应了一下,这才继续前行。

不管是什么,只要是未知的,大家都会在心里,有那么一种恐惧感,一种对未知的恐惧。

谭子彰走到那个洞边的时候,第一反应,也是心里没底。

谭子彰蹲在洞口,掏出手机,打开手电筒,照了下去,但是手电筒的光亮,却一点也照不进去。这个洞,就好像有魔力一般,将外界的光亮完全隔绝在外面,一丁点也照不进去。

谭子彰随手捡起一块骨头,扔进了洞里,他支着耳朵,静静的听着洞里的动静。但是他等了很久,也没有听见洞里传来,哪怕是一丁点的声响。

这个洞,就好像吞噬一切的黑洞一般,将一切进入它范围的东西,全部都涅没。

这一刻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,原来呼呼的风停了,黄河的水声也停了,谭子彰甚至,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而这时,那个洞,竟然散出了一股寒气,瞬间将谭子彰包围,他的眉毛,在一瞬间结出了冰块!

他脸上的浸湿黄土的汗水,竟然被冻结了,他一抹脸,被冻结的黄土直往下掉。

谭子彰抬起头,望了望血红的天空,他满脑子,都是那个倔强的少年,那个曾经对自己的言听计从,性格腼腆,却又坚毅的少年。

他现在这一切,应该都是自己的造成的吧!

想着,谭子彰纵身一跃,跳进了这个洞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