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老胡同楚牧峰 > 703、是他,肯定是他

703、是他,肯定是他

作品:老胡同楚牧峰 作者:隐为者 分类:其他类型 字数:3851 更新时间:2020-10-13 18:14

“哦,不是谁都能见到的吗?”

楚牧峰嘴角翘起,勾勒出一抹冷笑弧度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他以前挂在嘴边的苟富贵莫相忘难道都被狗吃了吗?”

刘博文没有接话。

“等着吧,求救烟花发出去,英雄会总会有重量级的人物出现,我正好和他们聊聊,看看这个不是一般人都能见到的陈山河,会不会来这里见我?”

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“楚先生,要不要我做点事?”

刘博文恭敬地问道。

“嗯,去吧!”

“是!”

总要有所防范的不是!

楚牧峰的身份很特殊,他要是说在这槐明城中出事,别说是刘博文,就算是东方槐都要背负上责任的,没准会吃一颗枪子。

所以必须有所防范戒备。

陈东和和陈卿这对父女已经是懵圈了,他们发现脑筋有些不够用,眼前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理解的范围,能做的就是安静的观看。

作为导火线的他们,就这样沦为了打酱油的。

……

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东方槐那里。

而在听到刘博文说的话后,东方槐唰的就站起身来,急声问道:“你确定吗?在八仙居中的真的是楚牧峰站长?”

“是的,我确定。”刘博文说道。

“刘博文你听着,务必要确保楚站长的安全,我现在就开始安排。”东方槐沉声道。

“是!”

刘博文恭敬领命后说道:“站长,我觉得楚站长应该是想要有所动静的,所以说您这边是不是等到他那边动起手来后再动手?”

“我知道,任凭楚站长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,我们无条件服从!”东方槐点头说道。

“是!”

……

三分钟后。

就在楚牧峰这边安静等待的时候,门外面又响起一阵急促脚步声,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阵警哨声,夹杂的是吆五喝六的喊叫。

“都给我让路!”

“给我抓住行凶者,谁要是说敢放走行凶者,一律同罪!”

“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,废了他!”

哗啦!

在一阵哗啦声响中,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员冲了进来,为首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他气焰嚣张的走进来。

“是谁在闹事?”

“就是他!”

杜文清指着楚牧峰说道:“沈局长,就是他,是他和那个女人将我们打成这样不说,还将隆哥他们也给收拾了!”

石隆!

沈志杰没想到挨打的真的是石隆!

这怎么可能啊!

自己刚才听到杜文清说的时候还是有所怀疑的,毕竟石隆是谁?那是英雄会的八虎之一,平常只有他虐待别人的份儿,谁敢动他?

现在石隆却像是一条死狗,就这样蜷缩在地面上,鼻青脸肿不说,脸上还是鲜血淋淋。

这是根本没有留情!

往死的揍!

“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槐明城中闹事,破坏这里的治安秩序,都给我带回去!”

沈志杰看到紫无双后眼底闪过一抹贪婪的光芒大声喊道。

“是!”

跟随着过来的警员就要动手。

杜文清眼神阴鸷。

你们不是牛逼吗?现在我看你们再牛逼,你们是不将英雄会当回事,警备厅那?你们也敢对槐明城的警备系统动手吗?

“放肆,我看谁敢!”

紫无双粉面含霜。

这刻的她是真的动怒了!

杜文清你竟然敢找来警员,而眼前这群警员真的是他一找你们就过来,你们难道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?你们怎么就敢这样为虎作伥?

“杜文清,原来这就是你的底牌,你前面用的是帮派的英雄会,现在用的是官方的警备局。可以,这说明你们杜家在槐明城中是真的有所地位的,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动用他们。”

楚牧峰瞥视过去后,看向沈志杰的眼神流露出一种肃杀。

“你的姓名,职务!”

“呦呵,你是哪里蹦达出来的,竟然敢这样问我话。你现在是犯人,我是警员好不好?”沈志杰不以为然的喝道。

“你这样的人也配当警员!”楚牧峰讥诮的说道。

“老子不但是警员,还是这片的分局局长。麻痹的,瞧你的模样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,给我带走,他要是敢抵抗,就地击杀。”沈志杰傲然下令。

“是!”

几个警员立刻就举起来长枪,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楚牧峰,只要他敢有所动作,保不齐就会真的扣动扳机射击。

“很好,我记住你了!”楚牧峰冷漠道。

“记住我了?你记住老子做什么,难道还想要报仇雪恨吗?对,你肯定是这样想的,好啊,你现在又多出一条罪名,意图威胁伤害现役警员!”

沈志杰扣帽子的本领是一绝的,他和石隆不同,石隆就是知道恐吓威胁,但在他这里,帽子一顶接着一顶扣。

“你也算警员!”

楚牧峰懒得和沈志杰多说废话。

“我算不算不是你说了算的,可你这条小命却是我说了算的!”沈志杰眼底凶光涌动,已经宣判了楚牧峰的死刑。

“给我拿下!”

“谁敢!”

就在这群警员想要动手,紫无双准备反击的时候,一道焦急的声音陡然从门外响起,被喝止住的警员下意识的往后看过去。

沈志杰也骂骂咧咧着。

“尼玛的谁啊,敢管老子的事情,老子!”

“砰!”

沈志杰的脑袋刚扭过去,一巴掌就狠狠的扇过来,当场把他扇的头晕眼花,而当他看清楚是谁动手后,吓的魂飞魄散,急忙走上前来。

“崔局长,您怎么来了!”

崔局长就是崔明福。

他现在已经是槐明城警备局的局长,而他能够上位和当初楚牧峰将韩谷军拿下是有关系的,不是楚牧峰的话,哪里有他的今天。

而现在沈志杰这个天杀的,竟然敢对付楚牧峰,你说这不是想要他的老命吗?崔明福扇一巴掌都是轻的,他现在甚至毙了沈志杰的心都有。

“滚一边去!”

崔明福恶狠狠的吼了一句,然后便屁颠屁颠的来到了楚牧峰的面前,弯腰卑躬屈膝的说道:“楚先生,您什么时候回到咱们槐明城的?给您老请安!”

陈东和父女傻眼。

沈志杰呆如木鸡。

杜文清脸色煞白。

躺倒在地的石隆吓的身体颤抖。

崔明福是谁?那是如今槐明城最大暴力机构的掌舵人,是名副其实的实权派。

他的一句话,能让槐明城抖上三抖。可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大人物,在面对楚牧峰的时候,是这样卑躬屈膝,完全就是将自己当成了下人看待。

楚牧峰的身份岂能简单?

他们不吓得要死才怪。

沈志杰是最绝望的,他以为崔明福过来是为杜文清撑腰的,可谁想到不是那样。崔明福是冲着楚牧峰来的,这么说自己刚才的表现完全就是错了!

自己被杜文清坑惨了!

你说能不能仗着杜家和崔明福对着来?

拜托,别闹了,杜家是有点能耐,但那要看和谁比!

和崔明福这种大人物比,能比得过来吗?有可比性吗?崔明福一句话就能将杜家踏平!

稍等下,崔明福刚才称呼的是楚先生!

在这槐明城中有姓楚的大人物吗?没有啊,我不记得槐明城中有谁是姓楚的。除非是以前,以前!当这个字眼冒出来的瞬间,沈志杰就眼神惊恐,再看向楚牧峰的时候,心中已经被恐惧占据。

姓楚!

难道说是以前那个楚判官?

对,肯定是以前的楚判官,军统槐明站的站长楚牧峰!

我怎么能忘记这号人物!

没错的,也只有楚牧峰才能让崔明福这样毕恭毕敬的对待。杜文清啊杜文清,你这是往死的坑我,你招惹谁不行,非要招惹楚牧峰这种人物。别说是你,就算是你杜家都不够给人家玩的。

当初齐家是怎么覆灭的,你都忘了吗?

沈志杰如丧考妣。

“楚先生!”

石隆也不傻,在看到崔明福的模样和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,脑海中也陡然间想起一个人物,莫非他就是一手覆灭了海神殿的楚牧峰!

对的,是他,肯定是他。

不是楚牧峰的话,崔明福是不会这样当孙子的。该死啊,我怎么和楚牧峰对上。这样就算我在帮派中有点分量,也是不够看的。英雄会的崛起就是靠着人家的点头,而现在自己却想要羞辱人家,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?

杜文清,我日你姥姥!

“是谁在这里动我们英雄会的人?活腻歪了是吧!”

就在崔明福这边刚问好的时候,门外面便响起了一道愤怒声,随即几道身影便无视掉拿枪的警员,堂而皇之的冲进来。

为首的是英雄楼的掌柜郑店。

“郑店,你说谁活腻歪了!”

楚牧峰看到郑店的瞬间,冷漠的挑眉问道。

“楚!楚先生!”

走进来的郑店在看到是谁坐在眼前后,当场呆滞。

他使劲的揉搓双眼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,便赶紧收起来刚才的怒意,赔笑着走上前来,恭敬的像是一条小狗似的。

“楚先生,怎么是您那?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如此谄媚!

看到这幕的石隆,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。

他知道自己的末日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