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奇幻 > 赘婿天帝萧逸方清竹 > 第823章 辱我师者,死!

第823章 辱我师者,死!

作品:赘婿天帝萧逸方清竹 作者:叶天帝 分类:玄幻奇幻 字数:2594 更新时间:2020-10-06 06:18

冰原郡。

这里正是昔日的北境冰原,自从大乾皇朝一统南州南部区域,将剑王朝纳入其中之后,这里便是更名为冰原郡。

不过……    纵然已经纳入大乾皇朝的疆域范畴,但这里依旧是一片边疆之地。

毕竟。

剑王朝仍有着一些不肯臣服的强者,隐匿身形于冰原之中,时而会做出一些骚扰大乾皇朝边境的事情来。

此时此刻。

在那边陲之地,风雪交加当中。

一处小镇内灯火通明,镇民们坐在居中的一间酒馆内,听着一瞎眼老者侃侃而谈。

每个人都是聚精会神,听的津津有味。

只见这瞎眼老者一头灰白相间的头发杂乱扑在脑后,脸上带着一抹沧桑的味道,浑浊的眼眸滴溜溜的转动间,带着奇异的色彩:“话说这一字并肩镇国王萧逸,那可是天下间少有的奇才。

据说此子出生之际便展露不同凡响的天赋,却因其兄父忌惮其天赋,担心被谋夺了权势,生生压制,将其囚禁……”    这瞎眼老者徐徐述说,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所说的故事引人入胜。

让人不禁产生遐想。

一个出生高贵,天赋卓越的罕见奇才,却因遭到兄长的妒忌而被囚禁十多年。

他却没有自暴自弃。

反而是愈发的努力奋斗,终于修成正果!    “老瞎子,为何我听说萧逸出生时其实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天赋而已,他之所以能有如今成就,皆因另有奇遇啊!”

“对啊,我可从未听说萧逸有什么惊天天赋啊!”

众人纷纷说道。

老瞎子却是面色不改,冷哼一声,道:“你们真当奇遇有那般玄妙?

若不是自身天赋使然,再强的奇遇也不可能让朽木成为璞玉!”

顿了顿,老瞎子手中惊木一拍桌案,声音朗朗,回荡在酒馆之中,“话说这镇国王萧逸自打来到北境冰原,便着手追查居民失踪之谜,顺藤摸瓜,摸瓜顺藤之下终于是找到了百姓失踪的罪魁祸首……”    嘶!    众人神色一凛。

齐齐看向老瞎子,眼神中都是带着期待之色。

这可是故事的高潮之处!    这造成百姓失踪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?

然而……    老瞎子却是砰的一拍惊木,朗声道:“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!”

“呃……”    一时间。

酒馆内响起一阵吐槽声:“我艹,就这么停了?”

“开玩笑吧?

老子酒菜都点好了,你告诉我要等下次?”

老瞎子笑呵呵的面对着众人的指责怒骂,笑嘻嘻的说道:“诸位客观,这财不可一日散尽,书不可一次道完。

萧镇国乃是传奇,更是我大乾皇朝的救星,大家若真欲知晓他的故事,多等一些时间也是值得的……”    “这话说的倒是在理!”

“好吧,那就再等等!”

众人无奈叹息。

角落之中。

一少年听着老瞎子的故事,轻轻抿了口手中的酒水,低垂着的脑袋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。

正欲起身。

可就在这时……    人群中传来一道冷笑:“什么传奇?

依我看不过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!偌大南州,除却南天皇朝之外哪有什么高手,萧逸也就是命好生在这犄角旮旯的地方。

若是在南天皇朝之中,他连个屁都不是!”

嘶!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。

在大乾皇朝竟然有人敢骂萧逸?

角落中那少年猛地抬头,冰冷目光看向那说话之人。

此人一身黑衣。

袖口之处有着一枚金钱标志,正是来自于南天皇朝一三流势力金钱帮的高手金驰,修为达到了道劫境七重之境。

在这边疆之地,这等修为也算是可以横行无忌,此番特地从南天皇朝赶来大乾皇朝开阔市场。

没想到途径此地,却听到老瞎子讲述萧逸的故事,以及众人对萧逸如奉神明一般。

这让他极为不爽!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

竟敢侮辱萧镇国?”

“萧镇国乃是我大乾皇朝的神明,你马上下跪忏悔,否则休想离开这里……”众人怒目而视。

至少在昔日大乾王朝这些百姓心目中,萧逸便是要至高无上的神明。

不容许任何亵渎。

金驰冷笑的看了众人一眼,周身一震间,一股狂暴的气浪破体而出。

轰的一声巨响间,生生将酒馆内的桌椅掀翻而去,吹动酒馆内众人东倒西歪。

一些距离他比较近的百姓,更是惨遭重创,口中鲜血狂喷,面色苍白一片。

金驰一脸鄙夷的看着众人:“就凭你们这些垃圾也想让老子下跪?

看你们的实力,就知道大乾皇朝是什么德行,更能知道那萧逸不过是徒有虚名……”    啪!    金驰的话音陡然被一道清脆巴掌声打断。

他一脸懵逼捂着脸:“谁、谁干的?”

这一巴掌着实够狠!    生生打碎了他半口牙。

啪!    又一巴掌落下。

这一次金驰看到了出手之人,冰冷目光死死看向角落中那低垂着脑袋,正在抿着杯中酒水的少年,双眸之中泛起一抹血红之色:“小杂种,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袭老子,老子宰了你!”

唰!    一道寒光爆射而过。

只见酒馆角落之中的那少年身形如幻影一般纷纷破碎,随后又如同万千星光斑斑点点重新凝聚在一块,而他的身形在消散于凝聚之间已经是跟金驰擦身而过。

少年手中拎着酒葫芦,摇摇晃晃朝着门外走去,淡漠而清冷的声音夹杂着那破门而入的风雪,更是让酒馆内的温度下降了不少:“辱我师者——死!”

话音一落。

噗通!    金驰脖子上浮现一道血痕,噗通一声掉落在地面之上,翻滚间拖出一条狰狞血痕。

嘶!    众人无不是倒吸凉气。

这金驰可是道劫境七重的强者,少年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斩杀?

这是何等可怕手段?

再联想到方才少年所说的话,众人禁不住倒吸凉气:“萧逸的弟子?”

“连他的弟子都这么强大,看来,这萧逸真的是有几分本事!”

跟随着金驰一行的几名强者对视一眼,其中一人的眼眸之中,掠过一抹冰冷寒光:“不管是谁,胆敢杀我金钱帮的人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