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奇幻 > 超维术士 > 第2359节 锁链

第2359节 锁链

作品:超维术士 作者:牧狐 分类:玄幻奇幻 字数:5295 更新时间:2020-06-25 11:54

在这危急时刻,巴罗余光瞥到路的倾斜面,用力对着反方向一撑,顺着倾斜的面就地一滚。

就在巴罗滚开后的一瞬,骨棒便落了下来。

仅仅一槌的力量,便让平整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大洞,泥土纷飞,巨响震耳。

巴罗来不及惊疑满大人的力量,翻滚躲开后立刻站了起来,想要趁着骨棒插在地面的时候赶紧逃跑。

然而,巴罗刚刚转身,就看到一个硕大的拳头,冲着他的脸挥舞了过来。

满大人并没有如巴罗所想的那般去拔起插在地上的骨棒,而是直接闪到巴罗面前,近身肉搏。

多年海盗的战斗经验,让巴罗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冲拳,但也随之丧失了逃跑的先机。无奈之下,只能与满大人缠斗了起来。

满大人的力量相当之大,每一次的攻击,都像是炮弹击打在巴罗身上,只是抵挡了几秒钟,巴罗就听到从内部传来的咔咔声响。

臂骨,直接被捶的裂开了!

面对这人形巨兽,巴罗越打越是心惊,也越打越是无力。但满大人不一样,他似乎很享受这种虐打,猩红的眼神里越发的激动,比起还能克制情绪的伦科,满大人反而才更像那位服用秘药的狂人。

一方先天就胆怯,一方越战越勇。这样的战斗,就算是势均力敌,也是后者胜率大。更遑论,还不是势均力敌。

巴罗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,就打不赢满大人。如今,他还背负着一个分量还不轻的女人,更不可能是满大人的对手。

而且……

巴罗已经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了,他知道,后面的追兵已经快到了。

再无法突破,他们必然会遭遇前后夹攻!

面对这种情况下,巴罗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个决断了。他看了看搭在肩膀上的女人,被胡子遮掩的嘴唇紧紧抿住。

咬了咬牙,巴罗深吸一口气,趁着与巴罗交手的空档,猛地将女人推到小伯奇的方向。

“带着她赶紧跑,这里交给我!”

在精神信仰与自身的抉择中,巴罗选择了牺牲自己。

伯奇:“巴,巴巴……巴罗船长,我,我……”

没等伯奇说完,一旁的小跳蚤便拉着他起来:“别说了,后面追兵来了。我们只能按照巴罗船长的话来做,跑到4号船坞,说不定还有救!”

伯奇看着已经陷入了焦灼战斗中的巴罗,还是点点头。

在准备带着小跳蚤逃跑的时候,伯奇走到了女人身边,将她扶了起来,拖到自己的背上。

小跳蚤本来想让伯奇放弃她,但看着伯奇那坚定的眼神,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吐出来。

“走!”

就在小跳蚤拉着伯奇,准备先过桥的时候,满大人猖狂的笑声从身后传来:“你以为你一个人就能拖住我,然后让他们离开?做梦!”

笑声伴随着一阵阵拳头击打声从后面传来。

伯奇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可这一眼就让他惊住了。他原本以为他们还有机会回去叫人来救巴罗船长,但现实却很残酷,只是短短两三秒的时候,巴罗就被打趴在了地上。

之所以满大人没有追上来,是因为巴罗死死的抱住他的腿。满大人那足以裂骨的拳头,一次次的砸在巴罗的头上,砸的他血流满面,巴罗也没有松手。

“船……船长……”就这一眼,伯奇就感觉鼻腔中好像堵了什么,胸口也一阵闷气。

小跳蚤也看到了这一幕,在敬佩之余,也不忘他们的目标。

“会报仇的,一定会报仇。别停下来,我们还有机会,跑,快跑!”小跳蚤强迫伯奇不要往身后看,拉紧他的手,往桥上冲去。

伯奇也明白,现在回去只有受死的份,他也狠下心,脚下脚步开始加快。

不过,他们还没跑几步,一道剧烈的破空声便从后面传来。

伯奇下意识的转身看去,恰好看到满大人拔起骨棒朝着他的方向扔了过来。

“快转身!”小跳蚤大叫。

现在根本无法躲闪,任由骨棒甩过来,伯奇一定会被打中!这样的重击,伯奇不死也会残!

所以,只有转身,用那女人当做盾牌,帮助卸力。当然,下场便是这女人必死无疑。

不过比起这女人的命,小跳蚤最看重的还是伯奇的命。

他竭力的大喊,但伯奇好像是傻了一半,呆愣着没动。

一秒不到的时间,骨棒直直的冲过来,打在了伯奇的胸口。

小跳蚤和远处血肉模糊的巴罗,同时喊出“不”的声音。

但已经没有用,巨大的力量,不仅将伯奇的胸口打的凹陷,他自己也如炮弹一般,划过一条抛物线,从桥上坠落到了湖中。

绽放的水花之后,水面漾起一阵涟漪。

水汽与血腥气,同时弥漫进伯奇的气管,大脑好像接受到了危机管控的指令,他的痛觉感受已经消失,唯一的感知,便是水好冷,身体好像不受控,在这冰冷的水中不断的下沉下沉。

但事实上,伯奇没有沉入水底,他如大字一般,漂浮在水面上,眼神呆滞,随时会闭上眼。那种下沉感,不是他的肉体,而是他即将消亡的意识与灵魂。

在生命最后的一刻,伯奇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,哪怕周围依旧冰冷。

伯奇知道,自己可能快要死了。

他有些不甘,但大脑控制情绪与思维的中枢似乎在截断悲伤的感觉,这种不甘很快就消失不见,更多的是解脱。

活着也是一辈子困在这个鬼岛,生不如死,还不如死了好。

带着这个想法,伯奇“下沉”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不过,就在伯奇觉得快要触底的那一刻,一道温暖的支撑从背后传来。

“还不到死亡的时候,回去吧。”

是一个女声。

伯奇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,同时,他感觉“下沉的自己”好像能动了,他偏过头想要看看是谁在向他说话。

但并没有看到任何人,只看到自己的身下是无尽的黑暗,那是死亡的深洞,灵魂的终焉。

而那温暖的支撑,来自的却是一根盘起的锁链,锁链在发着微微的白光。

锁链很长很长,他的尽头不在下方,而是从上方垂下。

伯奇抬起头看去,依旧看不到锁链从何而来。

就在伯奇心中疑惑的时候,锁链像是蛇一般移动了起来,将伯奇的身子捆住,猛地往上拉。

灵魂与意识,被这条锁链从虚无的死亡之路上,拉了回来。重新倒灌入那漂浮在水面的弥留之体中。

痛觉恢复,强烈的剧痛袭来,甚至痛到伯奇眼里直飙泪。

在泪眼模糊中,伯奇隐约看到一道曼妙的身影,从下方的水里慢慢的浮起。

白皙的手,触碰到伯奇那凹陷的胸口上,隐隐有白光覆盖。

温暖的感觉重新席卷,就连胸口处的疼痛,也开始慢慢的减弱。

当减弱到某种程度时,一道温柔的女声传来:“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,坚持下去吧,死亡并不意味结束,很有可能是另一种苦难的循环。活着,才有意义。”

比起胸口的白光,伯奇觉得,这道在耳边环绕的女声,反而更有力量。

它才是撑住绝望坠落灵魂的根源。

伯奇想要睁开眼看看是谁在说话,可朦胧的眼中看到的也蒙了层纱,只是隐隐看到一个人影从他眼中一闪而逝。

……

就在伯奇被骨棒击打坠入湖中后,小跳蚤直接瘫跪在了地上,一脸的绝望。

远处抓住满大人腿的巴罗,也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,放开了手,趴在了满大人的脚边。血与泪,融在一起,流了下来。

伯奇死了,伦科也基本没有活下来的可能,而他自己,也会在不久后追随着而去。

一切都源于好奇。

一切也源于对阿斯贝鲁先生的崇拜。

巴罗不后悔救阿斯贝鲁,他后悔的是,他的莽撞。他在见到阿斯贝鲁的那一刻,热血便上了头,莽莽撞撞的带着她逃走,这才引来了如今的后果。

其实他完全可以谋定而后动,将一切变得更加完美。

然而,现在说什么,都没有用了。

死亡,将至。

在巴罗即将拥抱死亡、小跳蚤绝望、满大人猖狂大笑时,一道叹气声突然在众人耳畔响起。

“真是久违的一幕。”

众人循声看去,却见一个穿着软铠的曼妙女子,踩在水面上,像是湖中之神,散发着微微光芒,走向了大地。

“阿斯贝鲁先生……”巴罗呆呆的念出来者的名讳。

满大人和小跳蚤,则一脸的惊愕。这不是那个从猪圈里带出来的女人吗,她……她怎么能站在水面上,而且,她的伤好了?

“哪怕是在失落的荒岛,也能看到海盗残杀,真是怀念的一幕啊……也,真是令人厌恶啊。”

慵懒沙哑的声线,配合她行于湖岸之间,有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。

“你,你究竟是谁?”明明对方是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子,但满大人此时却有一种即将面对荒野巨兽的畏怯感。

她缓缓走上了岸,一步步的走到路中间,距离满大人只有十米之遥。

“我是谁?之前这个人……叫做巴罗对吧?巴罗不是说了我的名字么。”她淡淡道:“不过,你知不知道已经无所谓了。”

明明没有气势,但满大人还是不自觉的退后一步。

“因为,死人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?”

话音落下那一刹,满大人脸色突然惊变,因为他看到对面的女子身形轻轻一顿,似乎有一个虚幻的重影摇曳了一下,女子胸前便出现了一个如深渊一样的黑洞,一条漆黑的锁链,从黑洞中直接穿了出来。

“你,你是……你是巫……”

满大人还没有说完,锁链便穿破了满大人的胸口。

然而,满大人身上没有丝毫血液流出,胸口也没有洞,可满大人此时却感觉无比深刻的剧痛,仿佛灵魂被撕裂……不对,不是仿佛。

满大人隐约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真的碎成了两段。

随着灵魂的破碎,满大人身形一跌,双眼中还残留着不敢置信,然后就这么重重的摔倒在地面。

在满大人即将坠入无尽黑暗的时候,他隐约听到耳边传来冷漠的声响。

“可以让你死的明白。我叫……娜乌西卡。”

满大人,魂碎身亡。

……

一击必杀!

满大人一击即死,是在场其他人都没有想到的。

所有人都看呆了。

还有,最让他们惊愕的是,那一条漆黑的锁链,到底是怎么出现的?

这个叫做娜乌西卡的女人,到底是谁?

小跳蚤懵了,追兵怕了,只有巴罗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娜乌西卡:“黑莓之王,是永远的……黑莓之王!”

果然,只有阿斯贝鲁先生,才有资格问鼎黑莓海域的王。她依旧是那么的强大,强大到根本看不到她的尽头。

作为一个黑莓之王的无脑粉丝,巴罗很庆幸,在他即将死亡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这一位。

哪怕死了,也值得。精神支柱将永远立于心中,信仰也将至死永存。

而且,罪魁祸首满大人也死了。

“死而无憾……”巴罗痴痴的望着娜乌西卡,感受着逐渐变凉的血液,轻轻道。

娜乌西卡似乎听到了巴罗的呓语,她转头看向巴罗。

“死而无憾?”娜乌西卡轻轻一笑:“我不认为,世界上真的有死而无憾这件事。想要无憾,还得活着。”

娜乌西卡走到巴罗身边,伸出手覆盖住他那几乎被砸碎的头颅:“所以,活下来吧。”

淡淡的光辉,将那些碎裂的骨头重新弥合在一起。

直到,那可怕的伤口开始出现自主愈合迹象,娜乌西卡才收起了所剩不多的魔力。

而巴罗,在这温热的治疗中,只感觉大脑晕晕乎乎,有点难受,但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舒服。

意识则开始变得混沌,仿佛下一秒就要睡去。

不过,巴罗强忍住昏睡的感觉,睁开眼看向娜乌西卡:“谢……谢阿斯贝鲁先生,能不能,能不能……也救救伯奇……还有伦……”

说话间,巴罗的睡意越发浓烈,话还没说到一半,便进入了昏迷中。

看着地上的巴罗,娜乌西卡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她自登上这座岛,虽然昏迷过去了,但她的灵觉却一直探察着周围。所以,她知道巴罗所做的一切。

她也知道,眼前这一切,都是巴罗为了救她而造成的。

虽然巴罗不用救她,她最终也会没事。

但无论如何,巴罗的这份真挚的心意,娜乌西卡是感受到了。所以,哪怕巴罗做的是无用功,娜乌西卡依旧会救下他。

巴罗的气息稳定之后,娜乌西卡听到身后传来拖拽声,却是小跳蚤将伯奇从湖面拖了上来。

“你叫小跳蚤是吧,听说是位船医。那他们俩交给你了,我去看看……伦科那一边。”

娜乌西卡对着还处于恍惚中的小跳蚤轻轻一笑,她自己则转过身,走向了黑暗道路的尽头。

别人看不到的是,背着众人的娜乌西卡,脸色极为苍白。

唯一的左手撑着胸口,无力感不断的涌起。

“锁链的力量快要结束了,不知道,还能不能撑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