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奇幻 > 超维术士 > 第2355节 灵魂之泪

第2355节 灵魂之泪

作品:超维术士 作者:牧狐 分类:玄幻奇幻 字数:4908 更新时间:2020-06-21 15:59

迷雾带,礁石岛。

“辛迪已经去了快一个小时了吧,怎么还没苏醒。”胖子学徒一边吃着烤鱼,一边用满是油光的嘴吧啦道:“该不会是去吃喝玩乐了吧?”

胖子学徒说到“吃喝玩乐”时,眼睛明显放着光。他有幸去过一次那座神秘的梦幻之城,还有幸品尝到了无比美味的食物,据说是一位美食学徒制作的,而且连制作的食材都属于魔食范畴。

最重要的是,目前只需要接一些普通的建筑任务,吃饭就是免费的!

那些在现实中至少上百魔晶的食物,免费供应。这对于爱吃喝的胖子学徒来说,这座梦幻城市简直就是一个奢靡的桃源天堂。

所以见辛迪一直没有下线,他才会以己度人。

“哼,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?”紫袍学徒不屑道。

“我,我又怎么了?你是又要跟我吵是吗?”

紫袍学徒冷哼一声:“我难道有说错?作为一个巫师学徒,最为重要的就是洞察力,辛迪是怎么样的人,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洞察出来,还将她拉到和你一样低的水准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胖子学徒横眉怒目,正想说些什么,一旁的女学徒却是没好气的打断道:“你们是准备将吵架当日常了吗,没事就吵两句,听都听烦了。有本事,等费罗大人回来,当着他的面儿吵。”

“哼。”紫袍学徒和胖子学徒冷哼一声,各自撇开脸。

女学徒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,然后将目光看向紧闭双眸的辛迪:“辛迪肯定不会去吃喝玩乐。不过,胖子说的也对,辛迪这次去的时间太长了。只是一次报告,几分钟就能说完的啊……”

说到这时,女学徒表情微微露出忧色:“唉,我有点担心了。”

“担心?担心什么?”胖子学徒疑惑道,梦之旷野那么安全,她的肉身我们又守着,有啥可担心的。

紫袍学徒没好气道:“说你笨,你还不承认。你仔细想想,辛迪这次是向谁去报告?”

“尼斯大人……尼斯!那个老色鬼!”胖子学徒突然反应过来。

“嘘。”女学徒做了个嘘声的动作,他们虽然不忿尼斯的私德,但毕竟对方是正式巫师,如果他们骂的话传出去,他们就完了。

胖子学徒也回过神,马上捂住嘴。同时用期冀的目光看向女学徒与……紫袍学徒,希望别将他的话传出去。

紫袍学徒懒得理他,女学徒则是轻叹一口气:“当初费罗大人离开前,怎么就将登录器给辛迪呢,给你们俩多好。”

男的去报告,尼斯绝对不会用正眼瞧。但辛迪,那就不同了。

“别瞎想,辛迪那边应该只是有事耽误了吧。”紫袍学徒轻声道,只是语气并不坚定。

在气氛沉重,众人齐齐发愁的时候,一道带着冰冷质感的声音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,我什么耽误了?”

众人猛地转过头,却见之前还躺在篝火边沉眠的辛迪,此时却是睁开了眼,并且撑起了身子。

因为适才讨论的话题,让他们表情微微有些尴尬。

“问你们话呢,什么耽误了?”辛迪一边坐起,一边将眉心链取了下来。——眉心链上有一个蓝宝石挂扣,这便是梦之旷野的登录器。不过在费罗手上,蓝宝石挂扣是耳钉,辛迪拿到后,加了一条链子,将之改成眉心链。

将登录器郑重收好后,辛迪却还没收到答案,疑惑的看了看众人:“你们不说就算了,我还有事……雷诺兹呢?”

“没什么,刚才胖子说你一直不下线,肯定是去吃喝玩乐了。我们一起在挞伐他呢。”女学徒毫不犹豫的将胖子卖了:“雷诺兹啊,他在那边礁石上坐着发呆呢。”

辛迪冷冷瞥了一眼胖子学徒,并没说什么。这人他也了解,脑子里除了吃就是玩,倒是能说出这些话。

“帕特大人让我下线问雷诺兹一件事,问了我还要上线报告。”辛迪站起身,朝着雷诺兹走去。

其他人听到辛迪的话,倒是松了一口气。帕特大人他们自然知道是谁,如果是这位的话,倒是不用担心辛迪出什么事,毕竟这位大人的口碑在野蛮洞窟一向很好。至少在女巫心中,比起尼斯来,好了不知多少倍。

辛迪来到雷诺兹的身边。

雷诺兹还是呆呆的坐在礁石上,望着远处被迷雾遮掩的大海。

“雷诺兹。”辛迪开口叫道。

雷诺兹呆愣的转过头:“啊?”

辛迪也懒得绕弯,见雷诺兹将头转向自己,她直接开口道:“我有个问题要问你,你必须如实作答。”

雷诺兹:“我的记忆遗失了很多……”

辛迪:“我需要的是你如实回答,就算你忘记了,你也必须告诉我你忘记了。”

这是安格尔下的命令,辛迪不敢有所懈怠,表情和语气都极其郑重。

雷诺兹想了想,点点头道:“我尽量吧,不过,我能说的之前也都说……”

辛迪没等雷诺兹说完,直接将问题撂了出来:“其他的不说,我就想问你,你认识娜乌西卡吗?”

辛迪刚一问出口,雷诺兹那边就瞬间定住了,仿佛时间暂停了一般。

辛迪见雷诺兹没有反应,还以为他没有听清,再次重复了一遍:“娜乌西卡,全名娜乌西卡.阿斯贝鲁,或者说黑莓之王。你可有听……过。”

辛迪本来是疑问句,但说到最后一个字时,声音却是蓦然放轻,因为她发现,雷诺兹的眼眶出现了一丝湿润的水光。

一个灵魂,眼里泛起了水光?

在辛迪怔楞的时候,她并不知道,她面前的雷诺兹,此时意识内正在翻滚着各种残破的画面。

这些画面就像是破碎的拼图,他曾经试图去拼凑过,可完全找不到拼图的起始位置,只能任由这些记忆碎片不停的沉淀沉淀。

而当辛迪说出“娜乌西卡”这个名字的那一刹,这些沉淀在意识深处的拼图,仿佛找到了一根牵引的线,它们在漆黑黯淡的世界慢慢泛起了光,然后循着一种莫名的规律,开始一张张的飞了出来,并且在雷诺兹的眼前开始了拼合——

在芳龄馆内。

“那里真的有我需要的东西?”

“有,我亲眼看到很多人类、类人甚至魔物、恶魔的手,其中还有一只臂上有花纹的右手,据说来自一位强大的女巫。”

在繁大陆的海岸边。

“你真的决定了吗?那里虽然有你想要的移植器官,但是,那里也是龙潭虎穴。闯进去,九死一生。”

“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我怎么可能会后退。再说,你不是已经决定从内部接应我吗,只要选择了合适的时间,我们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。”

在西德罗迷雾岛一处山谷前。

“你脸上怎么浮现出数字纹身了,这边是一个×,这一边是1,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从亡者世界带来的印迹,被刻在了我的灵魂上。它带给了我强大的灵魂,但也成为一把将我困住的枷锁。我每一次从实验室里逃走,都会被抓回去,就是因为它的存在……你眼前看到的这个山谷,就是多年前我逃走时,他们为了追杀我而轰出来的。”

在迷雾带深处。

“前方就到了,现在你还有选择的机会,离开或者留下。一旦你往前踏出这一步,你将再也没有后悔的选择了。”

“我说过,我不会后悔。既然有一线生机,那就搏出来。”

在混乱的实验室里。

“糟糕,我们被发现了……17号居然留了一手!不好,是那个生物的幼体!我们斗不过的,哪怕是正式巫师来,都可能会死!必须撤离,我要挣脱啊!”

“快跑!”

“它追来了!”

“我……是我的错。你先走,这里接下来交给我吧。”

“你要做什么?你要尝试那个武器?不行,会死的!”

“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逃离的机会了,逃吧,逃吧……你一定要活下去啊,娜乌西卡……”

记忆的画面戛然而止。

虽然还有很多记忆碎片并没有组合在一起,但就目前看到的内容,已经足以让雷诺兹记起很多事。

他现在终于明白了,为何他会不停的往海上张望。

因为。

他在张望,他在祈祷,他在等待……奇迹的出现。

雷诺兹的内心思绪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在辛迪眼中,她看到的便是雷诺兹如雕像一般,一动不动。

只有那双逐渐被水汽充盈的目光在告诉着她,眼前的并非是塑像。

“他好像哭了?”这时,其他人也走了上来,女学徒疑惑的看向雷诺兹:“他为什么哭了,灵魂也有眼泪的吗?”

“灵魂没有泪。不过,灵魂的形态由他自己执念控制,他的泪,或许也是心绪的投映。”紫袍学徒道。

“也就是说,他是在伤心?”女学徒猜测道。

“不止伤心会哭,快乐也会哭。”胖子学徒下意识的杠道。

“你觉得他现在是高兴的苦?”紫袍学徒无语道,周围那浓重的愁绪,简直都快肉眼可见了!

灵魂是非常纯粹的能量体,其散发的情绪,哪怕是凡人都有可能感知到。所以,毫无疑问,雷诺兹是因为伤心而哭。

可是,雷诺兹有什么事让他这么的伤心?

众人不自觉的将目光看向辛迪,因为之前雷诺兹表现的都好好的,直到辛迪过来说了几句,雷诺兹便出现了这样的状况。

“辛迪,他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辛迪摇摇头,她的脸上也满是懵逼,她就问了一句话,这人怎么就哭了呢?

因为雷诺兹的无声流泪,让气氛变得有些微妙。

这种微妙持续了好几分钟,直到雷诺兹有了动作,才结束了这诡异的气氛。

只见雷诺兹抬起头,用满是泪水的脸望向辛迪:“找到她……救救她……”

众人迷惑,辛迪则猛地上前一步,来到雷诺兹身边:“你什么意思,你在说娜乌西卡吗?”

雷诺兹却是没有回答,他仿佛丢了神一般,嘴里反复的喃喃道:“找到她、救救她”。

除此之外,便是无声而哀伤的泪流。

……

梦之旷野。

“就这些,他就没说其他的?”尼斯看向再次上线的辛迪,问道。

辛迪点点头:“没有了。”

尼斯皱着眉:“那你不知道继续问啊?”

辛迪:“我继续问了雷诺兹,但他什么反应都没有,只是反复的重复着那两句话。”

尼斯:“那你就把登录器戴到他身上,强行开启,让他自己进入梦之旷野,我们来问。”

这时,安格尔道:“辛迪应该已经将登录器交给过雷诺兹了,不过他没有踏出梦桥。”

安格尔刚才通过权能感知到有外人靠近梦之旷野,不过,对方只是待在梦桥的初始位置,再也没有动弹。想来,这个人就是雷诺兹。

辛迪也连忙点头:“是的,正如帕特大人所说的这般,我将登录器交给了雷诺兹,强行启动也看不到他有沉睡的痕迹。我还报出了帕特大人的名讳,他也没有反应。没办法,我只能自己进来,向大人报告。”

对方不愿意进来,哪怕是安格尔也没办法,毕竟他能操控的只有梦之旷野内部,而对方还处于自身的梦桥上。

尼斯眉头蹙起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安格尔没有说话,只是沉思着什么。另一边,铁甲婆婆开口道:“虽然雷诺兹说的话很少,但就这两句话,也可以看出一二。”

找到她、救救她。

雷诺兹是因为辛迪提到“娜乌西卡”这个名字,才出现这般反应的,所以极大概率,这里面的“她”,就是娜乌西卡。

雷诺兹表现的如此伤心,说明娜乌西卡的情况可能不太好。

不过,既然他还说了“找到并救救她”,或许娜乌西卡还没死,还有一线希望。

尼斯:“虽然我还没有看到雷诺兹的情况,但灵魂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成为傻子,只要没有堕落,他的意识就依旧是清醒的。我猜测,他可能是受到情绪的影响,应该不会持续太久。”

尼斯顿了顿:“我的建议是,等雷诺兹意识清醒以后,和他详谈一下。”

铁甲婆婆看向安格尔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铁甲婆婆和尼斯,对于娜乌西卡倒是不太在意,毕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学徒罢了。但娜乌西卡毕竟是安格尔的友人,最终还是要看安格尔的态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