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奇幻 > 超维术士 > 第2354节 娜乌西卡的目的

第2354节 娜乌西卡的目的

作品:超维术士 作者:牧狐 分类:玄幻奇幻 字数:5070 更新时间:2020-06-20 02:19

辛迪:“我们发现雷诺兹的时候,他就表现的有些呆愣,后来询问时发现,他的记忆似乎有一部分很模糊,费罗大人猜测,可能是因为迷雾带的独特场域影响了他的魂体,又或许是魂体受到了创伤,或者他自己主动封闭记忆。具体情况,我们暂时还不清楚。”

安格尔沉默了几秒后,点点头:“继续说,将你们遇到雷诺兹,以及之后发生的事,还有雷诺兹告诉你们的话,全部都说出来。”

辛迪颔首,在众人注视下娓娓道出。

他们是在迷雾带深处一片乱石海礁区遇到的雷诺兹,雷诺兹当时表现的像是无根的海上幽灵,在海礁附近没有目的的徘徊。

这种幽灵在魔鬼海虽然不算常见,但偶尔也能遇到,绝大多数都是海难的亡者。

他们本来没打算接触雷诺兹,直到发现雷诺兹脸上的纹身后,费罗才将彷徨的雷诺兹带了回来。

一开始雷诺兹还很迷茫,对他们满是警惕,直到辛迪发现了他的真名,以及费罗道出他们的大致目标,雷诺兹才从自我沉湎中被唤醒。

在询问中他们得知,雷诺兹是从一个实验室里逃出来的,实验室里的人,脸上都有数字纹身。

这个实验室是以生物实验为主,实验室里到处都是肢体器官,还有大量牢狱,关押着各种生物。

“因为发生了一些事,雷诺兹反抗了实验室的权威,最后的结果他也不记得了,反正他以灵魂的姿态,出现在了迷雾海域里。”辛迪:“这就是大致的情况。”

听完辛迪的述说,众人心中都有很多的疑惑,尼斯率先开口道:“那个实验室叫什么?他们的负责人,有谁?”

辛迪摇摇头:“雷诺兹也不记得了,不过据他所说,他不记得并不是因为这次记忆受损的缘故,是因为那个实验室的名字本身就很古怪,哪怕他记忆完好时,也总会忘记。”

辛迪的话,让安格尔、尼斯与铁甲婆婆心中同时浮现出了一个词:灵魂文字。

就如尼斯那个石板上的文字一样,哪怕看了,转眼记忆也会模糊。

而且,这个实验室与地窟祭坛的背后黑手有关,而地窟祭坛又与奎斯特世界的某些势力有渊源。所以,用奎斯特世界的文字作为实验室名,也是有可能的。

辛迪继续:“至于实验室的负责人,雷诺兹也不记得具体名称,但他知道所有人都是用编号互相称呼,这个编号就是脸上的数字纹身。”

说到这时,辛迪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补充了一句:“对了,雷诺兹自己也是如此,他也有自己的编号,在实验室里,其他人也用这个编号称呼他,他的真名其实就是编号。至于说‘雷诺兹’这个名字,其实是他后来自己取的。”

安格尔:“关于这个实验室内部的情况、包括他们的研究,雷诺兹就完全想不起来了吗?”

辛迪:“雷诺兹因为记忆受损,很多时候说话前言不搭后语,而且有些名词明明是从他口中说出来,可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名词到底是什么意思。他对实验室的印象,只有恐惧、害怕、无处不在的血腥味、白炽且耀眼的灯光、穿着斗篷制服的恶人、灵魂的嚎叫……各种残肢、疯狂的仪式、还有大量古怪名称的器械。”

这些器械的名字,雷诺兹偶尔能说出来几个,但让他回忆是什么样的,他也记不住。

“他的记忆有些颠三倒四,很难从雷诺兹口中得到详尽的消息。基本上,费罗大人都是连蒙带猜。”

尼斯:“那雷诺斯本人呢?他不也是实验室的人,就算记忆被部分蒙蔽,也知道一些大概的实验印象吧?”

辛迪摇摇头:“费罗大人也询问过类似的问题,不过每次提到实验本身,雷诺兹都表现的非常抗拒与害怕,同时反复的提到耀眼的白光,以及无处不在的血腥味,还有那些可怖而狰狞的脸。”

“根据费罗大人的猜测,或许雷诺兹本身并不是那个实验室的工作人员,他……或许是被实验的对象。”

辛迪说到这时,也不禁露出怜悯之色。每次雷诺兹回答类似问题时,那种从灵魂深处散发的抵抗与恐惧,是无法作假的。那种害怕的情绪,足以感染他们这群活人。

正是基于此,费罗才会认为,雷诺兹或许只是一个实验品。

尼斯:“还有其他的消息吗?”

辛迪思索了一会儿,道:“雷诺兹虽然不记得实验室内部的具体情况,但他记得实验室大致的方位。”

正因为雷诺兹圈定了一个大致的范围,费罗才会在两日前,独自前去寻迹探察。

“除此之外,就没有其他消息了……噢,对了,还有一件事。费罗大人曾经向雷诺兹询问过一个名字,叫金妮什么森。”

铁甲婆婆轻声道:“是‘纤红夜蝶’金妮.沃森。”

“对对!正是婆婆所说的这位。”辛迪猛点头。

铁甲婆婆:“那雷诺兹是怎么回答的?”

辛迪沉吟了片刻,回忆道:“雷诺兹听到这个名字,反应很奇怪,他用很古怪的表情看向费罗大人,然后说出一句话。”

“雷诺兹问费罗大人——你是不是要跟她抢?”

“跟她抢?”安格尔的眼睛眯了眯:“这个‘她’,是谁?”

辛迪摇摇头:“雷诺兹没有说。然后费罗大人继续追问这个问题,雷诺兹就表现的跟闷葫芦一样,始终不答。”

铁甲婆婆:“虽然雷诺兹没说,但从他的表现基本可以肯定,他知道夜蝶女巫的一些事。”

尼斯也点点头:“没错,估计也正是因为雷诺兹的这番反应,让费罗有些坐不住了,连通知都没有来得及通知,就自己主动前去探察了……真是乱搞。”

安格尔瞥了眼一脸感慨的尼斯,心中暗忖:骂费罗乱搞,明明撺掇费罗接任务的,还不是你。

安格尔转头看向辛迪:“除了这些,还有什么消息吗?”

辛迪摇摇头。

“真的没有了,他没有提过有什么同伴吗?”

辛迪依旧摇头:“没有。”

安格尔连续的追问,还特意提到雷诺兹的同伴,让一旁的尼斯与铁甲婆婆都有些侧目。

安格尔也感受到了他们的注目,他并没有立刻解释,而是继续向辛迪道:“那他有提到一个叫做娜乌西卡的人吗?”

“娜乌西卡?”辛迪愣了一下:“大人是指,阿斯贝鲁?”

安格尔点点头:“你也认识娜乌西卡?”

辛迪眼里闪过光亮:“是的,我和珊曾经一起做过任务,珊说过很多与娜乌西卡有关的事。虽然我还没有和娜乌西卡见面,但她的名字我却是如雷贯耳。”

顿了顿,辛迪才反应过来她把话题岔开了,赶紧回归正轨道:“雷诺兹没有提到过娜乌西卡。”

安格尔眉头紧锁着,手指略带匆促的轻轻点着桌面。

安格尔自己也没想到,只是闲暇无事顺手查查地窟祭坛的事,最终居然还与雷诺兹牵扯上了。最为重要的是,雷诺兹还与娜乌西卡有关!

新星赛之后,娜乌西卡是和雷诺兹一起离开的,如今雷诺兹变成了灵魂,娜乌西卡又没有了消息,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娜乌西卡,现在在哪里?她是不是也牵扯进这件事中了,还有……她现在还活着吗?

安格尔越想,心中就越是不安。

半晌后,他抬眼看向有些不明所以的辛迪:“现在,雷诺兹是不是还跟着你们?”

辛迪点点头:“是的,我们四个接了任务的人,如今在迷雾带里的一个无人岛礁上。雷诺兹也在这里。”

安格尔:“你现在下线,去问雷诺兹,他还记得娜乌西卡吗?如今他记得,让他把娜乌西卡的情况说出来;他不愿意说的话,就报上我的名字……如果还抗拒不答,直接将登录器交给他,让他上线,我来询问。”

辛迪张了张嘴,莱茵阁下不是下令,登录器不是要保密吗,帕特大人就这样就让一个不知来历的人进来会不会不好?

之所以辛迪会这么想,是因为她得到登录器的时间太短,并不知道梦之旷野本身就是安格尔创造的。

不过她看了看铁甲婆婆与尼斯,都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样子,还是点点头:“好,我现在就去问。”

等到辛迪离开后,尼斯才看向安格尔:“我记得,娜乌西卡是和你同期的那个女海盗吧?”

当初,安格尔第一次进入镜中世界时,是尼斯来接引他们跳入天堑地洞的,所以尼斯记得娜乌西卡……因为,娜乌西卡很漂亮。而且,安格尔与娜乌西卡的关系不错,尼斯也从他那短命的学徒胡克迪克那里了解过。

安格尔点点头:“是的,娜乌西卡是我的朋友。”

“她和雷诺兹是怎么回事?”尼斯问道,“他们是情侣吗?”

安格尔摇摇头:“新星赛结束后,娜乌西卡跟着雷诺兹离开了,说是要去拿一件重要的东西……”

说到这时,安格尔突然顿住了。

雷诺兹说过,他是从实验室里逃出来的,编号是1号……娜乌西卡说要跟着雷诺兹去那里取一样重要的东西……

地窟的献祭……白骨化的器官残骸……

多多洛预言中,被装在特殊液体中保存的器官……各个种族包括人类的超凡器官……夜蝶女巫的右手……

他的脑海里,很多以前不明所以的碎片化记忆,这时都纷纷的跑了出来,编织成了一条潜藏着暗线的逻辑链。

最终,在这条逻辑链的尽头,出现了娜乌西卡的记忆片段。

那是安格尔还是学徒,从童话世界返回野蛮洞窟时,发生的事。

安格尔回到学徒镇,刚刚准备推开家门,便看到不远处的大树下,站着一个身穿软铠的女子。

她正是娜乌西卡。

娜乌西卡一开始背对着安格尔,那一头漂亮的棕色大波浪卷发,在风中被吹的凌乱。

“娜乌西卡。”

她似乎听到了安格尔呼叫,轻轻的侧过身,那近乎完美的侧颜在看到安格尔的那一刹那,舒展开一抹浅淡的梨涡。

“唷,安格尔啊。”娜乌西卡挥了挥自己的左手,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安格尔的目光,看向她的右手处,那里空荡荡的一片。

“你的右手……受伤了?”

“受伤?没有。”娜乌西卡感受到安格尔眼中的惊愕,她却毫无所觉,笑眯眯道:“我的右手啊,只是一不小心搞丢了。”

记忆到此中止。

安格尔感觉思维还有些恍惚,但根据这条记忆链的推导,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。

娜乌西卡作为血脉侧的巫师,毫无疑问,她的右手是极为重要的。哪怕安格尔制作了特殊义肢代替,可终究没有办法做到彻底的如臂指使。

毋庸置疑,娜乌西卡需要一只右手。

当初新星赛结束,娜乌西卡离开告诉安格尔:雷诺兹带她去的那个地方,有她需要的一样东西。这样东西对她非常重要,是她实现最终梦想的第一个目标。

虽然当时娜乌西卡没有说是什么,但现在根据种种的线索推导,娜乌西卡想要的应该就是一只右手了。

而雷诺兹所在的那个实验室,也真的能为娜乌西卡提供一只右手。

厘清娜乌西卡的目标后,安格尔心中又升起了疑惑。

娜乌西卡凭什么觉得自己能从那群纹身人手中获得一只右手?

之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“安格尔?”

“安格尔?”

安格尔从思绪中回神,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尼斯。

尼斯:“你怎么又发愣了,你到底在想什么?你刚才说,娜乌西卡跟着雷诺兹离开,要去拿一件重要的东西,是什么?”

安格尔:“她当时没有告诉我,但是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或许娜乌西卡要去拿的那件重要东西,应该是一只适配她血脉的右手。”

安格尔没有隐瞒,将娜乌西卡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,也说出了自己的推测。

尼斯听后,深以为然的道:“你这推测好像还真的有点道理,娜乌西卡恰好差一条手臂,而那群数字纹身人,又极有可能是搞器官偷渡的。多多洛的预言里,还看到了不少超凡器官,其中也有右手……欸?!我记得夜蝶女巫的就是右手,该不会娜乌西卡盯上的是这个吧?”

铁甲婆婆侧着头轻咦道:“还真有可能。你们还记得,费罗向雷诺兹询问夜蝶女巫的情况时,雷诺兹是怎么回答的吗?”

——你是不是要跟她抢?

这里的‘她’,在通用语里,是专门指代女性的第三人称。

尼斯一拍手掌:“没错了,没错了!肯定就是这样!娜乌西卡这小妮子眼光倒是挺高的啊,居然盯上了夜蝶女巫的手!”

尼斯的推测,或许的确是真相。不过,此时对于安格尔而言,这并不重要。

他现在更在意的是,娜乌西卡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