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奇幻 > 超维术士 > 第2350节 调配

第2350节 调配

作品:超维术士 作者:牧狐 分类:玄幻奇幻 字数:3544 更新时间:2020-06-20 00:34

星湖城堡的一间暗房内。

咕嘟咕嘟的水汽翻腾声,伴随着粘液蒸发时的息隙声,以及玻璃瓶撞击铁片时产生的清脆击打声,种种声音汇聚在一起,便勾勒出了当前暗房里的景象——

大量的实验工具,蒸煮的诡异液体,奇异刺鼻的味道,还有被安置在抗高温平台上发挥余热的丹格罗斯……以及开着防御术的安格尔。

一阵叮咚声响,安格尔拿出怀表看了眼时间,点点头道:“应该好了。”

话毕,安格尔转头对一脸懵懂的丹格罗斯道:“可以从台上下来了。注意环境的变化,收敛周围的火焰,别又像上次那样,差点把屋子都给烧了。”

丹格罗斯乖巧的点点头,收起了身周点点红光,然后从抗高温的平台上跳了下来。

落地后,丹格罗斯抖了几下,将燃烧魔材时不小心落在身上的灰尘抖掉,然后在安格尔的指引下,来到一旁的特殊的实验玻璃盒内,进行蒸汽隔离。

“不错不错,这两天你安分了很多,等出去后,我让托比陪你玩半天。还有,淬火剂放在角落,你出来后可以自己过去享用。”安格尔夸赞了丹格罗斯几句,便又赶紧将视线放回了实验台上。

从冷凝容器里倒出小半杯类胶纸的灰色液体。

安格尔晃了晃透明杯,里面的液体呈非牛顿流体状摇晃。

“这就是……岩生液溶胶。”

这是弗里茨设想的一种辅材,只是当初弗里茨始终没有炼制成功,但在安格尔的改进下,又去罗伊德斯找灰烬时光商旅团购买了很多相应材料进行替换,终于成功的炼制了出来。

它的本质是一种浮化胶,可以锁住高温爆发时的冲击,还能将外部的高温沉淀进内部。并且,最重要的是,它可被能量分解,溶于血液中。

可以说,它是沸血红水最佳的拍档。

当然,也可以用在一些需要净化血脉的药剂中,只是效率可能并不高,属于可替代品。

但在沸血红水中,岩生液溶胶是绝对的必需品。

炼制出了岩生液溶胶,安格尔也没闲着,开始了这周第四次的沸血红水调配。

距离他从罗伊德斯回来,已经快要两周了,他调配沸血红水的次数也不下于二十次,可是总因为种种问题导致失败。

这一次,安格尔已经将之前总结出来的问题,全都修改了,并且重新搭配了比例。

从桌面上那厚厚一摞用于计算的手札,就可以看出,安格尔耗费了多少的工夫。

“希望这次不要又冒出新的瑕疵了。”安格尔深吸一口气,进入了调配过程。

时间不断的流逝。在这期间,丹格罗斯也完成了火焰的提纯从玻璃盒里走了出来,拿起角落里被制作成半个沙漏状的淬火剂,着迷的沐浴着。

外面的天色,也从黄昏变为了夜晚,然后如墨的夜色继续稀释,最终天际变为鱼肚白。

沉迷调配足足半天的安格尔,也终于回过了神。

看着面前的玻璃器皿里翻滚的红色液体,安格尔苍白的脸上,缓缓露出了笑容。

“成功了。”安格尔吁了一声,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。

不过,就在这时,玻璃器皿里那红色液体开始不停的上涌,似有火焰的幻象在往外冒。仿佛下一秒,液体便会成为喷涌的火山,炸裂四散。

安格尔见状,愣了一下才回神:“药力堕化!”

“糟糕,差点忘了,药剂的收尾工作了!”

安格尔手忙脚乱的从一旁堆砌的箱子里,取出一个外形有点像甜筒的淡色玻璃药剂瓶,然后伸出手指在红色液体上空轻轻一转,伴随着几句其实没什么作用,更多是心理安慰的药剂师特有仪式呢喃。

即将喷涌的红色液体,化为了一条红色火蛇,被封印进了甜筒状药剂瓶里。

拿出原色木栓摁上,又将刻有魔纹的瓶盖拧紧,安格尔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看着药剂瓶里因为折射率变得偏紫色的液体,安格尔低声嘀咕:“还是经验太少,装瓶收尾的工作,我差点忽略了。下次,下次一定要注意。”

刚才药剂出现的异象,就是所谓的“堕化”,这里的堕化和亡灵堕化不一样,指的是药剂没有及时装瓶收尾时,与外界空气中微生物产生交互,导致药效流失甚至变质的现象。

安格尔倒也不是真的忘记装瓶步骤,他将药剂瓶放在一旁就可见他早有准备,只是前几天失败的太多次了,安格尔一时还没走出来,以为今天又会失败。谁知突然成功,既往几日的惯性让他没有第一时间装瓶。

好在,安格尔反应及时,补救成功。

不过从炼金之眼的反馈来看,沸血红水的效果还是降低了一些。但,至少还在可使用范畴内,没有彻底变质。

稍微欣赏了一下沸血红水,安格尔便将它随意放到了一旁。

沸血红水本身的价值并不高,安格尔在意的也不是沸血红水本身,而是经过他一遍又一遍修改的沸血红水配方。

将桌面的残余收拾干净后,安格尔拿出一张崭新的皮纸,将手札上最后一页整理出来的药剂配方摘抄到新的皮纸上。

他准备将这个摘抄在新皮质上的配方与那瓶沸血红水,交给弗里茨。

虽然此时这个配方已经和弗里茨原版配方大相径庭了,哪怕安格尔说是自创的,都有道理。但安格尔毕竟不是那种厚脸皮的人,新版的配方用的理念还是沿用弗里茨的理念,内核是相似的,所以安格尔认为他只是一个“修理工”,将有瑕疵的配方“修理”到能用,而药剂的归属权还是弗里茨。

抄写完配方后,安格尔伸了个懒腰。

十二天,近两周的时间,他每日不是在镜像空间,就是在暗房炼药,哪怕是钢铁如安格尔般,也感觉到了些疲惫。

不过,一切都值得。

沸血红水的效果虽然对他没有什么用,但这可是个生财利器,而且对于哥哥莱茵也有用。最重要的是,以这样一个创新型的药剂作为开端,安格尔算是正式踏入了药剂学的大门。

无论是修改配方、解决炼制时的瑕疵、以及这段时间的炼制经验,都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宝藏。为他以后炼制其他药剂,或者创造药剂时,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安格尔自然是开心的。

不过,精神与心灵上的懈怠,却是让疲惫有机可乘。

之前几天,安格尔都无视了疲惫的来袭,但今天他却是没有再屏蔽疲惫,打了个哈欠,便直接靠在椅子上,睡了过去。

等他醒来的时候,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三点。

久违的自然醒,让安格尔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。

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丹格罗斯也躺在角落里,看上去在睡觉……或者说,嗨过了头。它的身边,那一瓶满满当当的淬火剂,已经彻底的空了。

看着一脸迷醉的丹格罗斯,安格尔摇头轻叹道:“真上瘾的话,可不好像马古智者交代。下次,要稍微减少淬火剂的供给了,而且这上头的样子……啧啧,咋这么猥琐?”

“不过……”安格尔观察着丹格罗斯的手腕部分:“是我的错觉吗,总感觉丹格罗斯手腕好像多了一截?”

这是,长大了?

安格尔对元素生命的体态变化并无研究,所以也没有深思,摇摇头便将思绪丢到了一旁。

本来安格尔想要摇醒丹格罗斯,但这段时间丹格罗斯天天跟着他炼金,省了他不少功夫,就让它继续睡一会也无妨。

“其实,丹格罗斯的火焰还不错,好像只比柯珞克罗差一点欸。”安格尔一边咕哝着,一边从暗房里走了出来。

按照以往的情况,这个时候他该去调戏镜怨了,不过今天他准备停一下。先去圣塞姆城,将沸血红水的配方交给弗里茨,回来后他准备设计一张图纸,准备测试疯帽子的加冕。

也给镜怨多一点休息时间,说不定多休息会,镜怨能想出新的能力,在镜像空间带给他新的惊喜?

带着美好的祝愿,安格尔走出了星湖城堡。

按照计划,他准备去圣塞姆城,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安格尔才刚刚腾空,就感觉手镯空间里一阵阵异动。

精神探入手镯内,迅速锁定了异动点——位于亡者教堂里的图拉斯。

在一阵询问后,图拉斯告诉安格尔,尼斯有事情找他。

不是要安格尔带石板进去,单纯找安格尔有事商议,而且铁甲婆婆也在。

虽然尼斯没说是什么事,但根据时间推算,想来那两个任务小队应该有消息了。全速前进的话,无论是去非隆大陆亦或者西德罗迷雾岛,此时都应该到了。

如果单纯是尼斯约安格尔,安格尔完全可以先去圣塞姆城,回来再去见尼斯。可因为铁甲婆婆也在,安格尔可不敢让这位大佬等待。

他立刻决定折返回星湖城堡,找到陪珊妮练习灵魂伎俩的弗洛德,将药剂配方和那一瓶沸血红水交给他,让他帮忙带给弗里茨。

做完这一切,安格尔直接使用魇幻入梦,进入了梦之旷野。